校长拒握,骨气;校友“口罩”,何为?——香

校长拒握,骨气;校友“口罩”,何为?——香

时间:2020-03-23 11:34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昨晚,一则《香港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典礼校长拒与戴口罩毕业生握手》的新闻在校友群疯转,校长滕锦光获得校友们的一致点赞。

今天,人民日报一篇公众号《拒绝与戴口罩毕业生握手! 香港理工大校长,有骨气! 》更是瞬间刷爆朋友圈。 作为同是香港理工大的校友,作为明年有望同样参加博士毕业典礼的博士生,在为校长旗帜鲜明、立场坚定、果敢刚毅拍手叫好的同时,也为两位博士女校友的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,甚为不解,痛心疾首,不禁要对她们提出三问。

一问:毕业典礼为什么?

我想,在人生旅途中,参加博士毕业典礼,荣膺博士学位,一定是人生重要的事情之一。它是一个标志,一个里程碑,一个印记。所以,学校通常会搞的非常隆重,庄严,有仪式感,这是对大学的尊重,对学位的尊重,对知识的尊重,更是对学生的尊重。尊重,一定是毕业典礼最重要的应有之意。但是,尊重是单向的吗?是天上掉下来的吗?是每个人都必须配得上拥有的吗?两位校友,请问你们有没有对学校的尊重?对校长的尊重?对恩师的尊重?对那身礼服,那顶礼帽,那个称号的尊重?你们理应感恩学校,感恩师长,感恩同学,感恩帮助过你,支持过你,培养过你的所有人,但是,你们没有,你们在最应表达感恩的时刻,场所,面对最应感恩的人,做出了最荒唐、糊涂、任性的行为,你们必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!

二问:戴口罩干什么?

你们选择在你们的荣耀时刻,蒙面罩口,是想蒙出什么,罩住什么?是什么,不能光天化日?不能敞开面容?不能张开嘴巴?你们想炫耀什么吗?炫耀我果敢,我狂热,我执着?我看是果而不敢,狂而躁动,执迷不悟更贴切。你们想抗议什么吗?国家有法律,地方有法规,抗议有渠道,论战有席位,为何不挺起胸膛,堂堂正正,慷慨陈词,却这样唯唯诺诺,遮遮掩掩,蝇营狗苟,你可以执迷,可以“信仰”,可以“自由”,但请扯下遮羞布,黑面罩,咱明人不做暗事,好汉做事好汉当行不?不能又想当什么,又想立什么。

三问博士之后缺什么?

你们大概也完成了论文答辩,完成了学业,甚或拿到了学位证书,成为名校的博士,也许曾经的你们在很多人眼里已经很完美,很智慧,很有心,但很遗憾,你们虽然是哲学博士,但并不“哲”,不聪慧。你们虽然自觉有心,有勇气,有主见,但你们至少缺了三颗心,爱国之心,敬畏之心,尊师之心。

人要有爱国之心 。要有家国情怀。没有国哪有家,没有家哪有你?不爱国,搞分裂,自以为自由,民主,真是不知来处,不懂历史,不可理喻,愚钝之极。

人要有敬畏之心。 敬畏国家,敬畏社会,敬畏历史,敬畏人生,敬畏那些神圣不可侵犯的一切。不要以为你游离世外,我行我素。多行不义必自毙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

人要有尊师之心。 切不说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的古训,对为你传道、授业、解惑,对为你人生之路做出贡献的老师,都不尊重,感激,你能尊重谁,感激谁?连最起码的尊重与感激都不懂,不是做人的严重缺失吗?

奉劝两位校友,悬崖勒马,痛悔前非,浪子回头,摘掉口罩重做人。